88必发官网:88必发娱乐 > 88必发官网 > 随身带个侏罗纪 > 章节目录 第五百六十一章 焦书记来干活

第五百六十一章 焦书记来干活

<< 上一章 88必发娱乐 下一章 >>
    第二天燕飞就陪着焦书记走在了热火朝天的工地上。

    现在焦书记的打扮,要是给不知道的人看到,绝对不知道这位就是县里的一把手来了。一件白色的的确良衬衫,一条军绿色的裤子,一双解放鞋。

    衣服不是来的时候就穿的,他和小赵秘书两个人没开县委的车,坐的是汤河县和三岔河镇来往跑的那种小巴车因为这个还闹了笑话,燕飞一行人站在桥西头等着的,结果两人坐车太守规矩,本来随时喊停的车,他们却一直坐到了车站才下车。

    一行人正望着西边大陆,等着想要看到县委的小车,结果直到两人从东面走到眼前,才发现要接的人已经到了。

    到了之后焦书记看到燕飞通知了陈镇长过来迎接,寒暄了几句就说道:“我今天来也不算是公务,就是来小飞这里看看。周末了,大家该休息的就休息,别因为我耽误你们的私人时间。大家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让小飞一个人陪着我就行,反正他也得在工地看着的是吧?”

    把陈镇长一行人劝回去,然后换上了这一身衣服,带着小赵和燕飞一起在热火朝天的工地上转了起来。

    真是热火朝天,本来就是大热天,人们的情绪也挺高,流着汗带着笑,干起活来不惜力气,看起来就让人浑身有劲儿,恨不得也拎着工具上去干上一阵子。

    焦书记就真跳下了已经挖得有半人多深的河道,燕飞和小赵秘书阻止不及,眼睁睁看他拎起旁边地上扔着的一把铁锹,笑呵呵地对旁边的人说道:“我也来试试,这力气活现在我可是干得少得多了!”

    旁边一个中年人一听这话,扭头看了一眼焦书记的双手,顺手从兜里逃出来了一双手套:“那你得戴上这个,你是哪个村的?看你这手是有段时间没干活了,不戴手套可不行。”

    焦书记笑呵呵地接过手套:“多谢老乡了,你怎么不戴?”

    中年人憨厚一笑:“咱庄稼人干活,哪用得着这玩意儿。燕老板心好照顾咱们,心意咱领了,东西咱也收下,藏起来先不用,带回家以后总有用上的时候。”

    旁边几个干活的都是瞅着这汉子,憋笑憋得难受有人都看到了,燕飞就在上面站着呢!

    本来看焦书记跳下去,燕飞还想喊他上来,看小赵秘书都没动,也就站那里看着了。现在听到这汉子说出来这一番话,顿时有点哭笑不得起来!

    这话听起来让人好笑,又有点心酸。

    干活用的手套就是消耗品,就算燕飞再大手大脚,他能给弄什么好的?也就是这年头最流行最普通的,一般干活常用的那种白色的线手套。县棉纺厂出产的滞销品,几块钱一大捆,平均算下来也就是一块钱好几双的货色。

    可是就是这种手套,来干活的人像说话的汉子这么做的也不在少数乡里人干活干惯了的,下地干农活抡锄头谁戴手套这玩意儿,现在这工地的活儿一样说干活,根本不需要手套。

    一般什么时候需要手套,那得到冬天。冬天天气寒冷的时候,这双手套就派上用场了比如说上街赶集或者串亲戚看朋友需要骑自行车,戴着手套就能好受得多。

    别人笑这汉子说话也不知道抬头看一眼,焦书记却是有点笑不出来,拿着那双手套迟疑了一下,又递了回去:“这手套我不能戴,老乡你还是收着吧!你别看我现在少干活,以前这种活我也是常干的……”

    那个汉子顺手就把手套推了回来:“客气个啥,你戴一会儿还能戴坏了不成?回头我拿回去一洗,不还是新的。”

    焦书记推辞不过,也就不再多说,戴上手套就干了起来。

    其实已经不少人看到焦书记是燕老板陪着来的,虽然没人认出来这就是县里的领导,可也能猜出来他的身份多半不一半没听他自己都说,现在这力气活干得少了。不干力气活的,那肯定不是咱们这些苦哈哈们。

    看到的人有点不敢乱说话,那些一边干着活一边和焦书记说话的,都是没抬头看的。

    他们也不知道焦书记是什么身份,那是什么话都敢说。

    不过还好,这些来干活的人,也都是村里挑出来的实在人。那些干活不肯下力的,村里肯定不会带出来。丢自己村里的面子事小,万一惹的燕老板不愿意,不让村里人干活那就事大了。

    实在人会有牢骚,但是大部分都知道心存感激。村里遭了灾,现在能有活儿干,有钱挣,他们就知足了。包括焦书记有意无意地问现在的生活,虽然村里人过的生活肯定好不到哪儿去,但是要对比前些年的话,现在已经算好的了。

    总之是说好话的多。

    直到有个人嘴上不把门,说起来了现在种的苹果树。

    苹果树到今年,已经到了正式挂果的时候,到了现在,就算再迟钝的人,也发觉这果树的情况,并不像原来想的那样了。

    在三岔河乡种的也不是没有果树,镇子附近就有人种桃树实际上汤河县的桃还是小有名气的,只不过桃子不方便运输,不耐存储,到了成熟季节就卖不上价。

    除了桃子,还有柿子梨杏和李子等,都有成片种植的,不少都是上了年份的果树,每年到快成熟的时候,都能把枝头压弯。

    至于枣树,则是更普遍了,像燕飞开铁匠铺的那院子里就有一棵。

    但是别说这种家家户户自己种植的,就算是果园,也都是小打小闹,太过零散不成规模,产生不了大的经济效益。

    农村人经济意识差,比如说枣树,一个村子随便找找,几十棵是有的,但是没人拿出来卖,都是自家留点,亲戚朋友家送点给处理出去就行。

    这些果树在三岔河乡算是普遍的,因为普遍,大家反而没人意识到它们可以产生经济效益。

    唯独苹果树最为稀少,基本上就见不到。就是有,也是结的果子特别小,味道还不怎么样。

    现在种下来的苹果树,是大家都期盼着能挣钱的。可偏偏这号称是什么什么品种的苹果树,长的还不如村子里那些没人管的果树。

    实际上多年以后大家仔细回想一下,就能想到这个问题:祖祖辈辈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这么久,为什么种的这些果树中,有桃李杏梨枣枇杷果,有山楂石榴桔子无花果,还有数量不多的栗子核桃等,怎么就没有苹果树?

    这是一个注定无解的问题这片土地,就是不适合种苹果树。

    县里在组织大量种植苹果树前,请了市里的农大农科所的人来考察,化验土壤考察地理环境,该做的都做了,可是种出来的苹果树,就是挂果不多长势奇慢去年就有少量果树结了苹果,果子又小又酸,自己种的都不爱吃。

    所以提起来种苹果这件事,就成了全县人的一块心病。

    现在有人说起来,自然是不满的。

    一个正干活的人刚说了两句抱怨的话,旁边的人想到燕老板就在上面看着,就赶紧提醒他少发牢骚。

    因为有人提醒,大家也都看到了燕老板,这些‘怪话’,立刻就没人再说了。

    焦书记的心里肯定也是不好受的,主政一方,偏偏出了这样的问题,对他来说简直是不能容忍的错误。

    可是这是谁也想不到的问题,现在大家都讲科学,这里的土地是经过严格的科学研究和论证的,种苹果树是绝对没问题的。

    看着焦书记把铁锨抡的越来越有劲儿,燕飞和小赵秘书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干脆走到一边来。

    过了一会儿,焦书记走了过来,看到两人面色都不好,笑着道:“好了,这是我的错,现在错已经铸成,只能希望以后别犯这样的错误。你们也别想太多,咱们还是要往后看的。别的不说,就你这里建好,以后让乡亲们都跟着养牛,这就是一条好出路嘛!”

    看他笑的勉强,燕飞故意说了点好消息:“那倒是,估计不等咱们这边建好,香江那边的客户就得扩大业务,到时候我这里一个月又多宰不少牛。只要保持这个势头,等明年这时候我上大学走之前,把现在的养牛规模扩大一倍是没问题的。”

    焦书记听到这消息果然眉头舒展了不少:“那就好,咱们共同努力。远的不说,至少你先带这些乡亲们过上好日子。你看看这些人干活的劲头儿,他们要是过不上好日子,就是咱们这些带头人做不够好啊!”

    真的劲头儿都足得很,本来来的就少偷奸耍耍的人,现在还有牛肉大餐在诱惑着也许有人会想,就算干的慢吃不到牛肉,天天也有大骨汤牛肉汤,多吃几天也是好的。可是这么想的毕竟是少数,人们都有个攀比心理,看别人那么下劲儿,一会儿吃饭就有肉吃,自己碗里就没有,谁能忍得下去啊?

    小赵秘书看焦书记心情没那么沉重,在旁边开玩笑道:“我最佩服的,就是燕老板上大学的信心。每次他一说起来,我就觉得考大学和放牛一样,容易得很……”

    焦书记顿时笑了起来:“不说我都忘了,小飞现在还是高中生呢!对了,小飞你这天天忙的,还有时间学习吗?”

    燕飞多自信的:“放心吧!考大学对我来说,真比放牛容易。不是给你吹,不信你把我们学过的高中课本找出来,随便翻一页念一句,我都能说出来是哪一页?”

    两人一愣,几乎异口同声的问道:“真的?”

    “真的!”燕飞一挥手牛气的很。“听说过有个词过目不忘吗?我和那也差不了多少。别看我养了这么多牛,咱从来不吹牛,背几本书真是小意思。你们要不信的话……这工地这么多人,你们随便指个人,我就能说出来他是哪个村子的?我可没特意记住,就是他们来的时候,我都和他们集体说过几句话,应该是记不差的……”

    两人愕然半天,还是有点难以置信。

    过目不忘这种事,吹起牛来还行,但是真见到了一个大活人站在自己面前,说自己过目不忘,不震惊才怪虽然燕飞还谦虚了点,没直接说自己就是过目不忘。

    “怪不得,怪不得……”焦书记到底是见过世面的,反应比小赵秘书快多了。可是也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怪不得这厮说起来上大学那么轻松,感情人家是真有底气啊!

    小赵秘书半天才反应过来,那个羡慕眼红:“飞哥,你真能过目不忘?你牛大发了啊!以前刚听说你开个养牛场,有人就说你肯定是天才,现在才知道,你还真是……”

    你这是激动的说都不会话了吧?

    燕某人那是要上大学当捣磕特儿的,现在他整天都不去学校,将来去了大学,别人肯定要胡乱猜测。还不如现在提前透**消息出来,到时候大家只会以为他燕飞考不上大学才叫不正常,也省得以后出什么流言蜚语。

    以前高考大部分内容都脱离不了课本,有了过目不忘的本领,只要稍微努力点,考上大学真不是什么难事儿。

    焦书记倒是还怕他自满:“就算你有把握,也要稳着点。我看你这里现在也算是井然有序,有叔教授在这里坐镇大局,还有这么多人给你帮忙。你要是能抽出来时间的话,还是要去学校多听点课的……”

    燕飞嘿嘿一笑:“我已经想好了,现在不是还有加分政策吗?我正在考虑,要不要找个什么能加分的项目去参加一下,先拿二十分回来呢!”

    “呵呵!”焦书记一听就乐了。“你想的还挺周全,你想报个什么项目?”

    “我还没打听呢!”燕飞一句话就泄了底。“回头再打听一下,不着急。反正体育类的项目随便报,我觉得我肯定没问题……”

    焦书记想了一下:“那倒也是!”

    小赵秘书在旁边虽然没说话,可是脸上就差写上两个大字了,这两个字是:无耻!

    你老人家都过目不忘了,还要和那些为了高考熬夜苦读的惨兮兮的高考学生们,去争那个加分的名额,你还能更无耻点吗?

    谁不知道你是功夫高手,有多高不知道,反正据说林业局大门的铁门栓你都给弄坏过,手下伤残的犯罪分子也不是一个两个。就凭这个你就算不去考其他项目,单说有个武士认证中的那个散打项目,估计教练都得被你一巴掌拍倒!

    心里感慨完,小赵秘书又扫了一圈热火朝天的工地,忍不住偷偷又在心里补充了一句:何况你老人家还这么有钱!

    人比人气死人啊!

    小赵秘书嘀咕着,把目光投向了焦书记:我自己是没什么能耐,不过焦书记啊焦书记,你可是个好官,希望你以后继续步步高升,让我也跟着沾点光了……

    焦书记倒是对这些小道消息不太注意,而且一般也不会有人在他面前说这些,他倒是知道燕飞会点功夫,毕竟抓过那么多犯罪分子,其他的还不太了解。

    还有些关心的说道:“你有把握吗?现在这么忙你还有时间锻炼身体?想考的话就得提前努力了,有时间了再好好练练,可别把你的功夫落下了!”

    我都能上天下海了,还练什么练!

    燕飞心里嘀咕一句,嘴上却答应的好听:“嗯嗯,其实我一直都在练着呢!”

    话还没完,忽然远处传来了点吵闹声,燕飞立刻停住了说话,朝那边望去。

    焦书记也注意到了,带头朝那边走去:“走,过去看看……”

    还没走到那一群围着的人中,燕飞已经听清了前因后果。

    还是林海虎那小子惹出来的事儿。

    这工地别的规矩也不太多,除了注意安全,还有一条是需要特别注意的,就是不能喝生水。

    大热天的,农村人都有这习惯,渴了直接从水缸里舀一瓢水,咕嘟咕嘟地就下了肚从井里面打出来水就喝。

    这种情况普遍得很,农村小学不供应茶水,学校院里一口水井,学生们就拿个带绳子的瓶子去上学,渴了就吊着绳子把瓶子扔水井里提上来,对着瓶子就开始喝。

    特别是有的村子用机井浇地的时候,人们直接喝从刚从地里抽出来的水。要是再放点白糖,那喝到肚里,简直是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里,都透着舒爽,比吃那什么冷饮冰棒雪糕都美的多……

    因为大家都这样,虽然也有人说这么不好,可是大部分人都觉得,村里的水都是井里来的,那是地下水,干净的很,喝着一点问题都没有。

    甚至放牛娃们在外边没井水,找河边的泉眼鬼知道那算不算泉眼,反正河边有些地方,只要挖个坑里面能冒水就称之为泉眼,就喝那水!

    生病的不多,这年头人都结实。

    说百无禁忌也不对,禁忌还是有的,农村里有各种有个小故事:有人赶路,到了一个村里渴得受不了了,问村里人要口水喝。村里的一位老婆婆给他倒了一碗水,还撒了点麦茬儿让他吹着喝。

    然后这人不满意,把水倒了自己又舀了一瓢一口气喝完,之后还没到家就开始肚子疼。这才知道老婆婆的用意,是让他慢点喝……

    这个小故事是告诫人们,说人渴的很的时候,不能暴饮,特别是凉水,喝太猛容易出问题的。

    乡里流传的这些很朴实,或者说在别人看来很落后的‘经验’,有些没道理,可更多时候,也是有点道理的。

    比如说熊孩子们都坚持认为一件事儿:在河里如果不小心受伤流血的话,只要在河边找点刺角芽,嚼碎了抹在伤口上止住血就没问题。

    但是如果在池塘里,不小心被玻璃渣割伤了手脚这么干就不行,还要先用酒洗一下才行。因为河里的水是‘活水’,池塘里的水是‘死水’。‘死水’里面受伤之后,伤口就算止住血,以后还容易流脓。

    事实也的确如此当然现在大家就别试了,那是说的没污染的情况下。如果现在在河里受了伤,建议先碘酒消毒再打破伤风,最好顺便去医院做个全身体检验验血什么的。

    总而言之,这年头还是有不少人,特别是生活在农村里的人,认为喝生水是没问题的。

    工地里用的水也是地下抽出来的水正常的地下水都是冬暖夏凉的,大家都知道,当然温泉不在此列。

    在这么热的天气里,可想而知,刚抽出来的带着凉意的水,有多诱人。

    偏偏燕飞对别的没太多强制要求,就要求这一条不能喝生水。

    燕飞一直觉得这河里污染,连河边的泥土都是黑色的,自己这水井虽然打的挺深,不过这边三面都被污染河环绕,还不如养牛场那边呢!

    所以他就强调,别的地方我管不着,也没必要管。但是在这里干活,就是不能喝生水其实现在河水比起原来,已经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特别是经过这两年夏天的涨水,现在河水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污染过了。

    三岔河乡有句俗语:吃人家饭,受人家管。

    这些干活的也都这么想,至少大部分这么想。既然来这里干活挣钱,就要遵守人家的规定。再说不让喝生水也不是大不了的,工地上到处都有摆放的盆子和水桶,里面都是凉开水,有的还泡的有些乡里人自制的茶叶比如柳树叶茶,桔子皮茶等等。

    可总有个别家伙,就是这么例外,比如林海虎这小混蛋。

    这厮怕喝凉水给自己人看见,特意跑到一边喝的,没想到这工地到处都是人,就被养牛场的小宋看见了。

    说起来都是熟人,去年这混蛋在场里的时候,大家关系都挺不错。所以小宋也没怎么样他,就是顺口说了两句按燕飞说的,谁要是违反了规矩,那是要赶回去不让继续在这里干活的。

    结果这厮还不服,觉得咱们都是好哥们,你不吭声就算了,说什么说呀!

    于是他就吵吵了起来,嚷嚷的小宋也是里外不是人有人违反了燕老板的规定你不处罚,偏偏这人还不领情,岂是一个倒霉能说的清的……

    8)

    </div>
<< 上一章 88必发娱乐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