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88必发娱乐 > 88必发官网 > 随身带个侏罗纪 > 《随身带个侏罗纪》正文 第六百一十九章 保安队 老高办事

第六百一十九章 保安队 老高办事

<< 上一章 88必发娱乐 下一章 >>
    “我说两句!”吃饭在继续,养牛场独具特色的‘吃饭会议’还在继续,刚才老高的提议让大家乐呵了半天,等到乐呵完了,这才有人开口说话。

    这句话说出来,大家立刻安静了下去,都是看着说话的人因为这个说话的比较不一般,是邵萍萍,也就是马超的媳妇。

    平时场里这样吃着饭说事儿,几个女的也会端着碗过来听,但是除了向蕊林玉梅偶尔还会说几句,邵萍萍和高蕊这两个是从来不吭声的。

    这次难得听到邵萍萍要发言,一下子大家的目光,差点就把这小媳妇给看羞了:“都看什么看呢,我说我要提意见啊!”

    “嗯嗯,都正经点,嫂子有话你说。”黑子代表大家对她的发言表示支持。

    邵萍萍这才说道:“我觉得像老高哥刚才说的那个人,招进来也行啊!以后场里地方就大了,就靠你们这几个人,看都看不过来。招几个厉害点的进来,就像电视上的那些大企业一样,也弄个保安队,白天有活能干就干点,晚上轮流巡个逻啥的,不是也挺好吗?”

    燕飞点点头:“这个行,黑子记下来,以后我要忘了提醒我。”

    如果是搁以前的话,燕飞觉得有自己在,什么都不用担心。但是现在他虽然还这么想,事实也的确如此,但是这种能花点小钱让自己落个清闲的事儿,何乐而不为呢?

    河心岛那地方建起来的话,南北就有三里多,这么大的地方,还真得有个自己的治安队,而且人数还不能少了。说起来,这可又是创造了不少就业机会,也是好事儿。

    “还有!”得到了燕飞的肯定,邵萍萍就来劲了。“我觉得咱老板吧,平时也太不讲形象了。你看电视上的那些大老板,谁不配个司机保镖什么的,咱们这老板天天一个人跑来跑去的……”

    燕飞一听赶紧阻止:“这个就算了,车我自己开的放心,还能开的快,专业司机又怎么,能有几个比我开的好的。至于说保镖,真遇到事儿,要保镖是他保护我,还是我保护他呀?”

    众人顿时就又乐呵起来了,亲眼见过燕飞武力值的,还真不知道有什么样的保镖,能保护得了燕老板。

    “我就知道你们会这样!”邵萍萍瞪着眼,第一个瞪的就是马超,让这位立刻就严肃了起来。“老板再厉害也是一个人,再说带个司机保镖,也不是一定就干司机保镖的活啊?平时遇到什么事儿的话,两个人总是比一个人强,开着车的时候替你接个电话,分不开身的时候替你跑个腿,这不都可以吗?”

    “你说的这是司机保镖吗?这不就是秘书嘛!”老欧听明白了。“你直接说让飞哥找个秘书就行了!”

    “对,反正就是这么个意思,这样也有个专人负责找老板,免得我们找不到老板的时候,还得先问一圈子才行。”高蕊在旁接话道。

    大家都看出来了,估计邵萍萍这话,还是财务室几个女将商量出来的。像黑子他们办什么事儿,碰到燕飞不在的话,大小事基本上都能做主。但是财务上的问题,就连向蕊也不可能说什么事儿都做主。

    而且她们几个是女的,一直都是守着财务室的,平时燕飞出去最多和黑子几个打招呼,有时候她们找燕老板找不着,要是再打不通电话,就得出来先找黑子他们问。可想而知,她们对燕老板不在这事儿,那是深恶而痛绝啊!

    听高蕊这么一说,大家就不笑了。

    黑子也附议这事儿:“要说飞哥找个秘书,也不多余是吧?”

    还没等大家伙都点头支持,燕飞就赶紧阻止了:“行了行了,以后我换个好点的手机,尽量保证随时开机,让大家能找到我。秘书的事儿就别提了,我不用。这个就不要商量了,继续说保安的事儿!再说我就给超哥和黑子你们一人找个女秘书来,还有发哥你也是……”

    开玩笑,自己现在这样多好,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找个秘书什么的,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燕老板这威胁一出,平时话语权比较重的几位都默契地不再提这个事儿了。黑子马超那是媳妇就在一边坐着,庞发那家伙倒是意动,不过再一想,也算了这时候电视电影上最流行的,就是老板和秘书那啥啥啥,他敢找秘书,这名声就完了……

    “那个也简单,让老高兼职个保安队长,其他的人员随便招就行。”闷头葫芦地马超为了不被祸水波及,开口说话了。“像老高刚说过的那种人,招几个靠得住的胆子大点的,也能震慑一下人。或者从老潘那里找些靠得住的退伍兵,简单地很。”

    大家一想还真是,保安队是干什么的,就是保证场里财产安全的,名声凶一点,也真不是什么坏事儿。至于说怕劳改犯桀骜不驯什么的,有燕老板在,这个问题根本就没人考虑。

    找老潘是他那里有退伍兵的名单,虽说这年头说的是退伍要安置,但是这年头安置什么的,也是老大难问题,就凭养牛场的工资待遇,大把的人愿意来。

    “那这事就在很说定了!”燕飞直接拍板。“这事就让老高负责得了,老高行吧?”

    老高立刻一脸为难:“我能行吗?再说我刚才也就是一说,从那里面找来的人,都是有前科的,万一现在挺好,以后时间长了再犯个什么事儿……”

    “那都不用怕!”老欧在旁话没出口,自己先嘿嘿乐了起来。“就凭咱们飞哥的人格魅力,不管有什么前科,来了还不立刻变成吃苦耐劳踏实肯干的好人!黑子哥是不是特别有体会?”

    此言一出,立刻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微笑赞同,几个女的都是抿嘴直笑:飞哥的人格魅力,嘿嘿,谁敢不服呀?

    黑子的‘光辉事迹’就不用说了,当初几次逃跑被抓回来,更有过半夜三更,被燕老板提着腿倒吊在大桥下的刻骨铭心的经历,这些现在都成了他的黑历史了。

    燕飞就不爽了:“什么叫我的人格魅力,说清楚点?”

    老欧几个立刻用碗遮住脸开始往嘴里扒饭吃饭时候说事儿,就这点好,万一遇到什么不对的情况,还可以把脑袋藏碗后面。

    老高这家伙就是个不爱管事的人,看自己的理由不成立,还推辞:“那不是还找退伍兵的吗?人家来了能听我一个劳改犯的吗?”

    “什么劳改犯,进了场里都是一样的,以前的事儿就别提了。”燕飞摆摆手。“遇到什么事儿解决不了的,让玉梅姨给你出出主意。巡逻训练之类的,成老爷子也能给你帮上点忙,就这么定了。”

    成老头可是正儿八经的战场老兵,腿残废不要紧,只要不让他自己上去抓贼,给出谋划策什么的还是没问题的。

    至于说让林玉梅出主意,那就是燕飞故意提的老高和林玉梅俩那个郎情妾意场里人谁看不出来?就他们俩磨磨蹭蹭的,迟迟不走出最后一步,别人看着都替他们心急啊!

    果然一听到燕飞提到林玉梅,老高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刹那间就红了脸的小寡妇,顿时就不吭声了。

    老高没吭声,瞎子倒是笑哈哈地接话了:“让大高你找来人的话,你也顺便给自己找俩接班人,以后你也是当领导的人了,杀牛这个活儿,你就少干点。”

    旁人都没多想,倒是等会儿林玉梅起身去厨房的时候,路过瞎子身边道:“瞎子叔你要不要添饭,我给你再盛点!”

    瞎子笑呵呵地,大大咧咧地把碗递过去:“帮我把碗捎过去就行,我一碗就行,吃好了!”

    场里都是年轻人,也没细想这个事儿到底是什么意思。其实这是乡里的说法,老辈人比较讲究这个,说杀牛这活儿有损阴德。老高眼看和林玉梅有戏,两人年龄也算不上多大,说不得以后还能再要个大胖小子,瞎子这个提议,林玉梅听了能不高兴吗?

    说起来这也真算是燕老板的人格魅力了,场里人在一起,能互相替别人考虑,大家都一团和气的和一家人似的,场子能不红火吗?

    只是没想到的是,老高第一次办事,就出了问题。

    第二天燕飞正在上课呢,就接到了场里的电话,老高出事了。

    回到场里燕飞才知道,老高今天出去找人,到了县城就和人打架了当然,就凭他的武力,说打架也不对,确切地说是他打人了。

    燕飞和黑子开着车赶到县里一个派出所的时候,这才弄明白来龙去脉。

    老高要来县里,林玉梅和瞎子都托了他来一高看看俩学生方小青和龚翰卿。

    天冷了,看看要不要捎两件衣服什么的,缺钱了送点钱。平时也没人来,这不是赶上了,就让他跑一趟腿。

    老高来了还是先找的那个嘴巴特别严的难兄难弟,然后才去的学校。结果到了学校之后,龚翰卿神神秘秘地拉着他,给他说了一件事儿,顿时让他火冒三丈。

    原因也简单,方小青这丫头继承了她老妈的良好基因,长得那也是不差。进学校不久就被一个男生盯上了,又是送情书又是约一起吃饭什么的。

    这丫头自己家里什么情况自己知道,一心要努力读书给家里的老妈争口气,哪有心思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理所当然地都给拒绝了,还拿着情书直接上交给老师。

    县一高是重点高中,对谈恋爱这种事处理起来那是一点都不留情面再说那个只操心谈朋友的学生,学习成绩也是一塌糊涂,学校二话不说就把那学生开除了。

    没想到这学生被开除了还死心不改,经常在外面想办法托人给方小青捎信儿骚扰。龚翰卿原本只知道那学生被开除,想着既然方小青不想多事儿,他也就跟着装聋作哑,一起瞒着场里的人。

    也就是最近才知道她经常被骚扰,本来还在想捎信儿回家的,现在看到老高过来,就把这事儿告诉老高了。

    老高可是准备当人家后爸的人,听到这事儿能忍得住才怪,打听着就去找那学生去了。

    这年头想找人真不难,小县城不大,那些游手好闲的年轻人能玩的地方也不多也就是桌球室,电子游戏厅,溜冰场等地方。

    在溜冰场打听着找到了人之后,老高就拉着那位直奔主题:“你是那谁谁谁不?方小青是我亲戚,你以后别骚扰她了。”

    这屡教不改的前开除学生,如今的社会无业青年,哪是他一句话就能说服的,当下就仰着脑袋一脸不屑地给他来了一句:“你算老几?你说不去骚扰我就不去骚扰了,再说我那是骚扰了,自由恋爱懂不懂?”

    老高还算克制,没先动手:“我不算老几,但是那是我亲戚,我找到你了,你好歹给点面子,以后别去骚扰她了行不行?”

    他的性子也不会说什么软话,能这么说,比起以前来,真的是已经有很大进步了。

    当时他旁边的那个嘴巴严的,还在后面嘀咕:“老高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但是那年轻人不知道老高这已经是‘好说话’状态了,还是不屑一顾:“你算个什么东西,还让我给你面子,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就来和我这么说话?滚开,别挡着我玩……”

    说着话就准备推开老高。

    可问题是,老高是他能推的动的吗?而且他脚下还穿着溜冰鞋的,结果人没推开,他自己倒是噗通一声,来了个狗啃屎。

    接下来就是打架了,年轻人的几个同伴看到这情况,都是气势汹汹地冲上来……挨揍。

    真是挨揍,就算是让他们准备好来和老高打,也不够老高大巴掌糊的,何况还是穿着溜冰鞋。跟着他的那个难兄难弟还没出手,地上就躺了一堆。

    本来这事是老高占理,但是老高自己都忘了一件事,在场里天天好吃好喝的,特别是燕老板还经过弄些‘来路不明’东西给大家伙改善伙食,他这一身力气增长的自己都没了谱儿。

    于是这下手就有点重,而且那几个还是穿溜冰鞋,也有自己摔的。总之现场这情况,有点……惨烈!

    接下来的事情可想而知,那一帮年轻人被送到了医院,他和那个都没来得及动手的难兄难弟,就来了派出所。

    燕飞听到这情况也没什么好说的,直接就表态:“该多少医药费我掏了,现在我那里忙得很,人我先带回去行不行?以后有什么事儿直接找我,就算他能跑,我总跑不了是不是?”

    他这么说,派出所的人能说什么,别说是街道派出所,就是在公安局,也得给燕老板这点面子不是?

    </div>
<< 上一章 88必发娱乐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