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88必发娱乐 > 88必发官网 > 随身带个侏罗纪 > 《随身带个侏罗纪》正文 第六百二十八章 意见 普及文字

第六百二十八章 意见 普及文字

<< 上一章 88必发娱乐 下一章 >>
    “你现在发达了,能接下来肉联厂的话,也算救活了县里的一个企业,为社会做贡献了。这件事我建议你慎重考虑一下,毕竟做好了,对那些没工资发的职工们和你,都是一件好事。一个人有能力了,为社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这都是应该的……”燕飞的老爸燕文海如是说。

    “儿子啊,你可千万别听县里那些人煽风点火。我给你说,那肉联厂就是个无底洞,有多少钱你也填不满的。你现在正发展自己的事业,顾好你那一摊子事情就够了。”

    “记住,别听你爸的话,他整天就是挂嘴边什么社会荣誉感啊什么的,当个小破领导,还整天忧国忧民的,轮得他操心吗?再说了,好事怎么别人不做,让我儿子做啊!听妈的话,好好干你自己的事儿……”这事燕飞老妈在燕飞给老爸谈过之后,偷偷打电话过来叮嘱的。

    “与公来说,我还是希望你能接手的。毕竟这件事做好,好处也不小,不但能让厂里的那些人吃饱饭,还能扩大你的规模,影响上也都是好的。而且经营上,不但是我,就是县里对你也有信心,相信你也知道。”老潘先说了一番赞同的话,接着又来了个转折。

    “但是从私人角度来说,我是不赞成的。你也知道肉联厂是个老厂,现在退休工人那一块就是个大包袱,更别说厂里的职工人数也不少。你别看就那么个小厂,问问你就知道了,人多的很……”

    肉联厂有多少人,燕飞有的是人可问,现在自己牛肉干厂的邢师傅,还有后来又来的几个职工,都是肉联厂出身。

    对于燕飞的询问,这些人的回答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厂子有多少人?我们也不清楚,反正每个都得有三四个吧!”

    “多少部门?那就多了。负责生产的就好几个,生产安全的,生产技术,生产计划,质量监督……反正好几个。还有对外联系业务的,负责采购的,管人事档案,管财务的,管运输的……”

    “还有保安,后勤,工会,宣传组织部,两委……”

    燕飞都没听完,脑子都已经大了一圈。反正用他们的话说就是,这些各个部门的人加起来,比车间里干活的人多不是一两个。

    而现在最主要的一个部门,则是一个新成立的,叫做市场销售部。这个部门的人也不少,具体到实际工作上,就是组织一些女工,在厂门口和县里的几个菜市场上,卖散牛肉干和熟牛肉目前这也是厂里的主要经营收入。

    而为了这个部门的运转,还处分了两个女工。原因是那两个女工觉得我们原来上班的,现在成了辛辛苦苦坐路边卖东西的小贩,挣点钱还都得上交,等发工资的时候又给了一点点,还不如自己经营。

    结果这两个就被杀鸡儆猴,给了处分这两个脑子活络点,卖东西也活络,一直以来成绩不错。估计厂里也怕把这两个‘业务骨干’开除,以后就没人干活。也怕别人都效仿她们,所以在给了个不疼不痒的处分之后,还提高了她们的工资,让她们回来继续给厂里卖东西。

    不得不说,这年头铁饭碗的观念,实在太深入人心了。如果不是这样,估计那些个‘业务骨干’,都宁愿被开除也自己出去干了。

    总之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有,连老邢这个对肉联厂感情深厚的人,也是对燕飞说:“那里面的人事关系太复杂了,咱们的场子现在就挺好的,人少,没一个闲人,大家都干劲十足,如果夹杂了那些人,万一把场里的风气都带坏怎么办?”

    老邢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表情也是难受的很。别看他现在整天红光满面的,在三岔河这里干的是有声有色,天天都干劲十足的,可是毕竟在那厂子里干了半辈子,提起来还是有感情的。

    可是这些话,他觉得还必须得说。因为一想起来那厂里的情况,他就怕燕老板这里,有一天忽然走上那厂子的老路这就是典型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至于场里面的人,虽然觉得现在一个铁饭碗企业,要求助于自家的场子,很是让他们有些自豪。但是对这件事的意见却是出奇的一致,基本就没人赞同和肉联厂那种铁饭碗企业打交道。甚至在燕飞还没到家的时候,大家就推选黑子当代表,给燕飞打电话,拐弯抹角地提出了反对意见。

    众说纷纭,燕飞听完之后干脆置之不理,打算多陪媳妇几天反正这事也不是三两天的事儿,他也没承诺几天给小赵秘书那边回话。

    但是刚陪媳妇过两天逍遥日子,就被徐小燕姑娘给‘驱逐’了。用的理由是那张可以让他一路畅通的证明,是有时间限制的人家不可能给他开个证明让他一直用,就给了一周时间,因为怎么算,一周时间他开着车也能开到家。

    这也算是燕老板搬着石头砸自己的脚,谁让他演戏上瘾,最后还非得要点好处呢!

    实际上姑娘一天都不让他多待,车上拉着试验仪器,被他像扔破烂似的扔到路边,场里一大堆事,县里还等着他回话。他却在这里天天按时接送媳妇上学放学,顿顿研究做什么饭来讨好媳妇,这还有个企业老板的样子吗?

    结果他还是拖延到了半夜,才恋恋不舍地从被窝里爬出去。这次就是他有理由了,白天市里不让走大车。姑娘给他面子,没揭露他带着证明完全可以白天把车开出去,默许了他多赖半个晚上的被窝。

    大半夜离开有媳妇的被窝,燕老板明显是有点气不顺。

    于是开着车出了市,到了没人的地方就连人带车玩了个失踪。接着从车上下来,就溜达到了实验室里面。

    车开进来的声音在这安静的农场里,传的格外远,很快一号就带着二号找了过来。

    才获得过燕老板的‘奖励’,一号的态度愈加恭敬了,进来就默不作声地跟在燕飞后面,等他看完了手上的资料,才小声道:“老板,对实验室你有什么要求吗?”

    燕飞随手把手上的东西扔到一边,很是不爽道:“这研究的是什么东西?谁让他们研究恐龙了?吃饱了撑的是吧?让他们研究牛,从基础重新研究……算了,你把实验室的负责人去给我叫来吧!”

    一号对待这事,也是心有余力不足,他的文化水平,别说这些岛国人还在用岛国文字写实验记录,就算是用汉字写,他也看不明白。

    等一号跑着出去叫人,燕飞就又拿着实验室这一段时间研究的东西,开始翻开了起来。然后发现,其实自己也看不懂倒是勉强知道这些人目前研究的,是恐龙基因和牛以及野兔野鸡的基因对比,其他的就看不出来了。

    他随口冲在旁边有些傻乎乎地发呆的二号问道:“这些人研究的翼龙,是怎么来的?”

    二号才从迷糊中清醒过来,赶紧点头哈腰地:“就是两群翼龙打架,有个往咱这边跑,我们用弩炮给打下来的。”

    你说的这……可这真是够简洁的。

    不过燕飞也知道,二号这家伙是只长肌肉不长脑子的玩意儿,也没法和他计较。只得自己脑补,大概是往这边跑的翼龙身后还有追兵,他们怕波及或者吓到地上的牛,才用弩炮给打下来的。

    “现在那些才来的人中间,还有没有想捣乱的。”

    “没了老板,谁也不想喂那些大龙。再说咱现在还有武器,不怕他们捣乱。”

    “武器要保管好,别给他们接触的机会。”燕飞嘱咐了一句。“还有,养的那些鸡啊兔子的,都给看好了,别让它们跑出去了。”

    聊了没两句,一号就带着一个老头过来了。那老头恭恭敬敬地走过来,用一口还不够地道的三岔河口音说道:“老板,有啥事儿吗?”

    “实验室现在研究恐龙做什么?不是说让你研究牛吗?”燕飞问道。

    “对不起老板,我们不该自作主张,请老板责罚!”老头立刻站直了身体,低着头等着燕飞训话。

    燕飞摆摆手:“不用那么拘谨,给我说说原因就行。不是不让你们乱研究,而是我现在需要一些基础性的东西,如果你们有合适的理由,让你们同时进行研究,也不是不可能。”

    反正这里的人员富裕,实验设备仪器也多,燕老板还是很宽宏大量的,只要自己交代的事情能够做好,剩下的爱干什么就干什么,他也懒得管。

    “谢谢老板的仁慈。”没等到责罚的老头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是这样的,我们发现这里的牛健康状态都出奇的好,就算想找一些病牛做样本都挺困难。然后我们通过和以前研究的样本对比,发现这里的牛,特别是月龄小的那些牛,健康程度,是我平生第一次见……”

    这是废话,大牛还有当初从牧场带出来的,但是那些小牛,基本都是到了这里才生出来的,能一样吗?

    “不用给我细说了。”燕飞打断了老头试图开始的长篇大论。“现在我还听不懂,回头我有时间了,你再慢慢给我讲。等回头你把你们实验室里,以前研究出来的,还没有发表的成果,都给我整理一下。再研究一些和牛相关的基础性的东西,不要以这里的环境为依据,以人类社会的条件来研究。明白吗?”

    “明白!”老头赶紧点头。

    “好了,你回去休息吧,别的没你事儿了。”燕飞挥手让他离开。“记住,尽快做出一些小成果出来,不要太高深的,就是诸如一些常见病症预防治疗,如何给牛增肥之类的东西,能发表到华夏地方性的杂志上的就行。对了,就岛国一些牧场里的经验心得之类的,写一些出来就行……”

    “中!我知道该干啥了老板。”老头回答完离开,走路上还有些纳闷,明明有好的研究成果,为什么要弄一些低级的呢?照老板说的那种,就不能叫研究成果,只能叫经验。也根本不用研究,牧场的心得经验之类的,谁还不能随手写几篇出来啊!

    燕飞也是有些无奈,他的实验室刚建立,能在万城市或者省里的畜牧杂志上,发表一些东西就可以。如果一下子拿出来能发表到国家级的刊物上的,正儿八经地研究成果不说别人怎么看,就连他自己都不信一个乡下刚开张的小实验室,专业实验人员就孤零零的一个,能拿出来那样的成果啊!

    等老头离开后,燕飞又想起来一件事,拿着桌子上的研究材料问道:“这些人中间,有没有本身就懂咱们这里的语言的?要能写会说的那种。”

    一号通过这么长时间,对这些人也熟悉,回答道:“有两个做研究的,应该能达到老板你的要求。其他人都不行,有几个现在说话还不利索呢!”

    “那就行,回头让那两个人当老师,让所有人学咱们的文字。在我的地盘里,写这些歪歪扭扭的蛮夷文字干什么?早点普及咱们的方块字才是正理。”燕飞吩咐他,想了想又接着说道。

    “至于说学东西慢的,这些人员虽然都算研究人才,但是只要岛国不缺,咱这里就不会缺。你也不用对他们太好,实在学不会或者不愿意学的,给他一把刀让他出去闯荡去吧!”

    听了燕飞的吩咐,一号点点头:“我明白了老板。”

    燕飞笑呵呵地:“明白就好,你要记住,这些人在咱们这里,还不如一头牛,一只鸡或者兔子对咱们重要。只要记住这一点,以后你就该知道对待他们了。”

    二号躲一号背后小声嘀咕:你干脆直接说,不把他们当人就行了呗!

    燕飞懒得和这种混人计较,实际上如果所有人都像二号这样,他才更放心。天天除了吃睡干活,什么都不想,多好的苦力啊!

    在实验室待了一会儿,带了一些自己觉得应该勉强能看懂的资料,他就到菜园岛上那个山洞口处,躺着看了起来。

    快天明的时候,开着车回到三岔河乡,离老远就看到刘进学站在雾蒙蒙的路边,朝着这边一个劲儿地张望。

    不用问就知道,这位肯定不是迎接燕老板的,而是迎接试验仪器的。

    </div>
<< 上一章 88必发娱乐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