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88必发娱乐 > 88必发官网 > 随身带个侏罗纪 > 《随身带个侏罗纪》正文 第六百五十三章 不体罚写检查

第六百五十三章 不体罚写检查

<< 上一章 88必发娱乐 下一章 >>
    “高手?”前面正问话的许昌盛听到了黑子的话,忍不住又低声重复了一遍,然后扭头问黑子。“你说他们都是老手了是吧?”

    黑子先是想点头,又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审审就知道了。反正会藏牌的,肯定不是第一次玩了!”

    一般像村里人赌博,也就是小问题。但是如果是靠着赌博过日子,屡教不改的那种人,一旦被抓住,和刚学着赌博的人肯定不能一样对待。

    许昌盛点点头,正要开口说话,那边忽然传来了一声喊:“那两个,崔章飞和侯大勇是吧?你们以后走路注意点,我杨南天记住你们俩了!”

    这一声虽然不至于气壮山河,但是还真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连蹲在墙根带着手铐的那些赌博的人,都忍不住偷偷抬起头来朝声音的来处看去。

    看清楚了人之后,整个派出所院子里的人都有点傻眼:尼玛,见过嚣张的,但是还真没见过这么嚣张的。话说,你这是嚣张还是二百五啊?就算这地方破旧了点,可好歹也是派出所内好吧?你这么明目张胆的威胁人考虑过后果吗?

    没错,喊话的就是曾经的二狗子,因为嫌弃原来的名字不好听,自己改了名字叫杨南天。

    崔章飞之前打二狗子,是因为对他要不认爹娘的行径看不过眼。现在二狗子直接喊着崔章飞的名字,让他以后走路小心,他反而毫不在意,笑了笑道:“好,我等着!”

    可是崔章飞不在意,不代表燕飞不在意。燕飞几个大步就走了上去,盯着二狗子问道:“你让我的人等着,是准备怎么样他们的,说说看?”

    二狗子敢威胁崔章飞和侯大勇,但是现在被燕飞盯着,他就莫名地心虚起来:“我说他们俩,关你什么事儿了?”

    燕飞冷笑:“他们两是我场里的人,去抓你们也是我带着去的。你说他们俩的事儿关不关我的事儿?”

    看二狗子不说话,燕飞伸手掏出手机递过去:“来,电话给你。你不是在外面混的牛吗?现在就打电话喊人来,能喊多少喊多少。让他们来找我燕飞,来多少人想怎么干我都接着。”

    二狗子就是个打工仔,就算是当什么保安,就他这脑子这种行事作风,估计也就是最底层的小跑腿。也许他认识几个臭味相同的狐朋狗友,但是现在面对燕飞递过来的电话,他是真不敢接。

    燕飞拿着电话等着他,一直盯得他都不敢看自己,冷笑一声收起电话:“没那本事,就别胡吹牛逼。”

    二狗子这会儿根本不敢吭声,没看所里的人盯着他都是幸灾乐祸的,任由燕飞收拾他都不吭声。看他不吭声,燕飞不再搭理他,转头对许昌盛说道:“许所长,这么多人你们可有得忙,没我们的事就不打扰你们办案了。”

    许所长刚想点头,又猛地停下:“别急别急,让他们先回去,我和你还有点事商量。”

    等进了许所长办公室,许昌盛虚心向燕飞求教:“燕老板,你说那些错误不严重的,能现在放回去了吧?”

    燕飞问道:“按规定是应该怎么处理的?这不是应该你看着处理的吗?问我干什么?”

    许所长解释:“按规定只要调查清楚,问题不严重的就可以走了。像街南头那边的几个,除了受伤的那个和组织赌博的,其他人都可以现在回去。我是觉得吧,问题虽然不严重,但是咱们现在做的,不是为了防微杜渐吗?要是关他们一夜,明早再走不会有什么事儿吧?”

    能这么考虑,说明许所长是个真心想办点实事的,燕飞肯定得支持:“那就关一夜,我也觉得就这么让他们回去,根本长不了记性。连饭都别管,对了,我不是听说还让他们做俯卧撑吗?还让他们继续做,让他们多长点记性,免得过几天又手痒了。”

    其实别说关一夜,多关上几天也没事。也就是因为过年,许昌盛怕有自己考虑不到的地方万一多关一天两天的,闹出什么乱子来怎么办?

    所以找燕飞来咨询一句,还有个原因,就是燕飞在这里说话好使。现在许昌盛的转变有点大,他开始觉得,自己一贯坚持的原则虽然没错,但是也要考虑当地的实际情况,因地制宜当然这只是他的尝试,并不代表以后他就会一直这么做。

    现在他也只是尝试,试图在不违背自己原则的情况下,找一条能更好解决问题的办法。

    不过燕飞也不是白帮忙,后来所里抓进来的人被放出去的时候,所里都说了,这是燕老板求了情,才对他们从轻处罚的。反正乡里实际懂法律的也没几个人,吓唬吓唬他们又只有好处没坏处许所长这么做,除了能替燕飞卖个人情,还能让那些人更无话可说。

    送燕飞走的时候,许所长挺客气的,一直送到了大门外。他是真的挺感谢燕飞的,这可是大年初一,燕飞愿意带着人帮他,他能不客气嘛!

    回到养牛场的时候天都已经彻底黑了下来,一群人吃着热乎乎的饭菜,给没去的人说着今天发生的事儿,一阵阵笑声传出来,真是热闹的很。

    吃过饭老高带着崔章飞他们去看新场子,燕飞交待道:“过去了看一圈就早点休息,今天过大年的,晚上不会有什么事儿,这几天都这样。只要桥头那边注意点,里面夜里不用起来巡逻了。”

    真不担心有什么事儿,那边就是个河心岛,只要桥头的人警惕点,放松几天也没事。再说还有燕飞这个夜里不需要睡太多的人在,这两天媳妇不在身边,他晚上肯定要去恐龙世界,进出的时候在三岔河上空飞上一圈,保证比巡逻效果好的多。

    等老高他们离开,黑子已经折腾了起来,上蹿下跳找人问有没有唢呐的磁带。

    找了半天,还真找出来了纯音乐的磁带,是古筝的。至于唢呐的,那是真没有。流行音乐的倒是不少,场里的年轻人多,现在手头也都有钱,平时自己弄个小录音机放个磁带什么的,正常得很。

    但是这些人虽说一直在学习,那都是奔着‘实用’的目的去学的。至于说听纯音乐陶冶情操什么的,目前还没谁有那爱好,更没那闲工夫黑子能说出来两句枯藤老树昏鸦,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为什么场里居然有古筝的磁带,还是燕飞燕专家的功劳。他不是写过一篇什么“对牛弹琴未尝不可”的文章吗?当时为了搞‘研究’,就弄了几盘磁带来,现在还不时用大喇叭放一放。

    黑子忙着找磁带的时候,派出所里也发生了一件让人啼笑皆非的事儿。

    晚上大家伙陆陆续续地吃过家里人送来的饭,就开始按照许所长的意思,让那些人先做一轮俯卧撑再休息。许所长下达了这个命令,所里的人又听说燕飞也支持大家,给一帮赌鬼们留下个深刻的印象。所里他们执行起来,真是痛快的很因为这帮家伙,大过年的不能回家过,不折腾他们都对不起自己。

    那些被折腾的人也都没什么话说,虽然知道法律上肯定没这条处罚,进了派出所,人家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但是二狗子有话说,当时就义正言辞地喊道:“我们赌博是不对,但是没听说过赌博了就得搞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你们这是派出所还是健身房啊?”

    还真是个有见识的,所里不少人压根不知道,什么叫个健身房这玩意儿在沿海大城市也就刚刚有个苗头,像三岔河乡这种根本没市场的地方,听说过的人真不多。

    来让二狗子出去做俯卧撑的联防队员,一听二狗子这么说,就有点发愣,进来这里了还有这么不听话的人?

    没想到见他不吭声,二狗子更来劲了:“你们这是不合法的,派出所也就是拘留人,什么时候还能体罚人了?这里又不是劳教所……哼,你们刚才就给我吃了一个馒头,还想让我去做俯卧撑,没门儿!”

    劳教所可以让犯人们干活劳教,派出所能不能这么干,这个来喊他的联防队员还真不知道。

    既然二狗子不愿意接受体罚,别人还真没什么好办法,总不能找几个人按着他做吧?真那么做的话,到底是罚他还是罚大家啊?

    所里几个人商量了一下,也没别的办法大家都知道许所长的原则性强了点,这次能任由大家折腾一帮子赌博的家伙,估计已经是到了他的底线,要是再出现给嫌犯上手段的情况,估计嫌犯不吭声,许所长就先看不过去了。

    于是党文正就跑过来问许昌盛:“许所长,那个二狗子不听话怎么办?”

    许所长刚吃过饭,此刻心里正有点思乡的情怀所里别的民警和联防队员们都有人送饭吃,甚至有几个被关进来的人,家里也大老远跑过来送饭。就他这个所长没人送,纯粹是跟着大伙儿混了一顿。

    听到党文正的问话,还有点没反应过来:“怎么不听话了?”

    党文正解释:“那个二狗子懂的还不少,说咱们这么干不合法,不能体罚……”

    “体罚啊!”许所长小声嘀咕了一句,陷入了沉思。

    等了一会儿,看许所长还没反应过来,党文正忍不住催促了一句:“许所长,那个杨二狗的事儿?他说不能体罚,要不就让他关着算了。回头多关他几天……”

    “不用!”许所长回过神来,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还带着一丝莫名其妙的沉痛的味道,就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回忆。“他认识字不认识?”

    “认识啊!”党文正有点不解地回答道。

    “那就让他写检查!”许所长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似乎……特别的轻松愉快,似乎……还有点幸灾乐祸。可惜党文正看不明白,否则就该明白:看来许所长,也是有故事的人啊!

    “所里抓他们,也是为了让他们改正错误。我这有本书,你拿着去给二狗子,让他自己学习学习,然后写一份心得体会来。”

    许所长说着话,就从旁边的桌子上拿了厚厚的一本书递了过来。

    党文正接过来,拿着这本封面上写着《送法下乡-基层司法制度研究》的书,有点不明白:“那就这么放过他了?”

    许所长点点头:“嗯,不能体罚嘛!那也不能放任自流,该教育咱们还是要教育的。去吧,把书给他,告诉他好好看,看完了些一份两万字以上的心得体会。对了,这本稿纸也给他送过去,给他说要是写不出来的话,就别想着回家的事儿了!”

    听到两万字的心得体会,党文正心里咯噔一下,顿时就明白了,接过稿纸的时候态度格外恭敬:看不出来,这白面书生的小所长,还有这一手。太黑了啊,希望他这法子就用到那些被抓进来的人身上,别回头我们犯了错让我们也这么干,那日子可就真没法过了……

    临出门时,许所长还有交待了一句:“给其他人也说说,不愿意接受体罚的尽管说。咱们派出所也不能一意孤行,不接受体罚就好好学习,只要达到了教育他们的目的,什么方式都是一样的。”

    拿着书和稿纸出了门,党文正抹了一把根本不存在的虚汗,还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许所长这手真的太狠了,吓人啊!

    到了楼下,下面等着的人就问他:“所长怎么说的?”

    党文正嘿嘿一笑,把所长的处理办法说了说。其他人也都是先吓了一跳,接着就幸灾乐祸起来。还有个联防的年轻人扭头就跑:“正哥你只拿稿纸,怎么连个笔都没有,我去给你找个笔过来。”

    等党文正走到关押二狗子的房间时,后面跟了好几个看热闹的……说是来幸灾乐祸的更合适点。党文正把书和稿纸还有笔一放:“杨二狗同志,刚才我们想体罚你,实在是太不应该了,我代表大家让你道歉。”

    二狗子看着党文正拿的东西,吓地一个啰嗦:“那你拿这些是干什么?我可告诉你们,你们可别……”

    </div>
<< 上一章 88必发娱乐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