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官网:88必发娱乐 > 88必发官网 > 公主喜嫁 > 《公主喜嫁》正文 第四十四章 团扇

第四十四章 团扇

<< 上一章 88必发娱乐 下一章 >>
    “公主?”

    刘琰转头看了他一眼。

    李峥和他哥哥李崆一样,都穿着细绢棉绫没有纹饰的长袍,看着格外素净,可刘琰觉得,这衣裳得分什么人穿,别人穿的织金镂花锦绣耀眼,也不如他们好看。

    “外头热,公主进去吧。”

    “当时,小哥为什么不挑你做伴读?”刘琰问忽然问:“你是去年入的宫学吧?”

    “不是。”李峥轻声解释:“我是今年年初才入的宫学,错过了四皇子挑选伴读的时候了。”

    “那可惜了,我看比起大郑小郑兄弟俩,小哥更喜欢你。”

    李峥只说:“确实可惜。”

    但是祖父和伯父,这两位李家的掌家人从来没有想过要让他当这个伴读,所以在去年要入宫学的时候,他适时的“病”了 ,直到过完年才好。

    他是在上元节之后入的宫学,头一次见到四皇子,发现他和三个兄长都不一样。他性情温和,开朗,谦逊,喜好诗书,是个可交之人。

    没有做这个伴读,他确实……觉得有些可惜。

    这次四皇子坠马伤腿,郑家兄弟也被牵连,伯父曾与他说:“你看如何?这伴读做不得。这次的事情,只不过是开了个头。”

    伯父说的是对的。

    所以兄长不会尚公主,他也不会做伴读。

    可是现在听到这位小公主说可惜,他不知为什么,真心觉得很可惜。

    不独是为了伴读的事。

    但究竟是为什么可惜,他又不愿去深想。

    刘芳站在窗边,一手掀起帘子往外张望。

    她只看见四妹与李峥站在芭蕉前说了几句话,然后就转身往回走。

    刘芳一松手,帘子落下来打在窗棂上,“啪”的一声响格外刺耳。

    李峥与二郑没有多待,等他们一走,刘芳才找着机会问刘琰。

    其实……问之前,她已经隐约猜到答案了。

    如果是好话,刘琰才不会等这么久,只怕不等李峥他们走,就会迫不及待的告诉她。

    “李崆他说要先做学问,过个几年再说成亲的事。”刘琰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小哥。

    刘敬点头肯定了她的话:“没错。听说李家人成婚都晚,他伯父当年就是二十七八才成的亲。”

    而李崆今年还不到二十,倘若要比照着长辈来,那起码还得个十年吧?他不怕晚,可谁家女儿能拖到那个岁数?

    刘芳还能笑着说:“哦,这样啊,没事。”

    真的没事吗?

    刘琰觉得不是。

    刘敬也觉得不是。

    不过这事既然不能成,还是让它早点过去吧,反复的提起这不是给刘芳找难受吗?

    “对了,我这前几天收着些东西,留着我也没什么用,你们去挑挑,看喜欢什么就拿什么。”

    刘敬这一伤,皇上与皇后的赏赐自不必说,旁人也送了许多礼物来,确实是太多了。

    结果就是刘琰和刘芳空着手来探望,反而从被探望的人这里拿了两大箱子东西走。

    没错,就是两大箱!

    太多了,只好装在箱子里让人抬回去。

    刘琰挑东西纯粹是看什么好看挑什么,她一个不会下棋的人,居然挑走了一套玛瑙棋子。

    就因为棋子好看嘛,一颗颗上面都雕琢着不同的花纹,玲珑剔透,天然玛瑙的纹理和颜色可不是匠人们能随便仿制出来的。

    除了这个,还一套细瓷瓶子,一共五只,都做的只有巴掌大,十分小巧可爱,羊脂般细白的瓶身上绘着不同的花样。桃花、梅花、水仙、月桂还有茉莉,淡彩细墨衬着玉白的底色,别提多雅致了。瓶子里装的是不同的名贵香料,不过香料什么的刘琰不喜欢,她就喜欢这瓶子。

    刘敬笑话她这是“买椟还珠”。这套瓶子也就是小姑娘家喜欢,里面装的香料十分金贵难得,不说旁的,单是水沉香那就贵逾黄金。

    不过那有什么要紧呢?反正妹妹喜欢就行。

    除了这个,还有铜鎏金的小灯笼,一匣子明珠,玉嵌宝的小盆景儿,一盒新制团扇,全是既金贵又有趣的玩意儿。

    而刘芳挑的东西和她平时的喜好全不相同,简直象是闭着眼瞎划拉的。

    一块砚台?

    一刀雪底松纹纸?

    一套《延韵诗咏》?

    这些玩意以前她碰也不碰的,现在这是想做什么?要发愤苦读?

    显然都不是啊。

    虽然她挑的东西这么一言难尽,刘琰和刘敬两人什么都没说。

    也许再过些日子,她就会慢慢忘了今日之事,心情会好起来的。

    从小哥这儿揩了油,刘琰兴冲冲的借花献佛去了清意殿。

    “二姐你看看喜欢不喜欢?”

    赵语熙没看着扇子已经点头微笑。

    这一盒里是四柄团扇,扇上分别绘着迎春垂缕、出水芙蓉、长寿菊花以及冬梅映雪,扇子做工精致,用料考究那是不必说了,难得的是上面的画格外灵动淡雅,不似常见的扇面那样匠气。

    “这东西我用不着,给二姐你用吧。”

    赵语熙是识货的,不象刘琰这么粗疏大意:“这四柄扇子扇骨都不相同,这一柄是象牙的。”

    刘琰不在意的说:“是吗?怪不得好象这一柄比其他的都重。”

    赵语熙的原意是说这扇子和寻常扇子不一样,并不是真做来让人日常扇风用的,价值着实不菲,不过看刘琰这个样子,跟她说这个也白说,刘琰年纪小可是人并不小气,从来不计较东西贵贱多少。

    “这么好的扇子,又是旁人送你的,很是贵重,我不能收。”

    “扇子这东西我从来用不着,拿手里怪碍事的,放我那儿也是白放着,二姐你怕热,给你用正好。”

    反正她们又用不着给自己扇风,自有宫女打扇扇凉,手里时时拿柄扇子无非是作作样子,刘琰才不耐烦自找麻烦。

    “那好,那我就收下了,多谢四妹。”

    赵语熙将四柄扇子取出来都看过,最后把芙蓉那一柄留下来用,其他三柄让人先收起来。刘琰托着腮在一旁看着,觉得这位二姐一举一动怎么看怎么好看,斯文,秀气,从来都是不紧不慢的,这么看着她,让人觉得好象屋里也没那么热了。

    刘琰曾经听宫女们偷偷议论,说赵语熙一看就不是老刘家的女儿,人家那作派才是贵女范儿,老刘家的人嘛,腿上的泥点子都没洗干净呢。
<< 上一章 88必发娱乐 下一章 >>
添加书签